柳侯公园内有柳侯祠、柳侯墓,这是柳州人民为纪念一千多年前我国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和政治家柳宗元而兴建的。

柳宗元 (773一819)字子厚,唐代河东 (今山西省永济县)人,世称柳河东。又因他在柳州刺史任上政绩卓著又死于此地,世人又称柳柳州。他少年时勤奋读书,才华焕发,写的文章已很有名气。永贞元年 (公元805年)他参加王叔文为首的政治改革集团。被提升为掌管礼仪等政务的礼部员外郎。改革的措施包括打击宦官的专权和藩镇的骄横,罢免贪官污吏,取消一些苛捐杂税等等。但是这场为改革腐败政治而进行的斗争却被保守势力扼杀了。改革派首领王叔文被杀,王伾被逼死,柳宗元和诗人刘禹锡等八名革新人物分别被贬逐边州任司马,历史上称为"二王八司马事件"。

柳宗元被贬永州 (今湖南永州市)长达十年。在这期间,他写了许多诗文,表达他对生活的热爱,寄托忧国忧民的情怀,抨击愚昧落后的思想和社会现象。其中有讽刺社会黑暗和劝诫世人的《黔之驴》等寓言,有讴歌劳动人民和揭露暴政的《捕蛇者说》等传记,有对当地山水自然景物描绘精细优美的游记《永州八记》,有反映农民疾苦的《田家》等诗篇,还写下了一些批判"天命"、"君权神授"迷信思想的哲学论文。

公元815年,柳宗元调任柳州刺史。到了柳州,他登上城楼,眺望奇妙秀丽的山山水水,怀念遭贬的同僚、感慨国难民艰,心情沉重,写下了千古传诵的诗篇《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

这时他体弱多病,来到偏僻落后的少数民族聚居地,精神并不颓唐。他吟咏诗句:"从此忧来非一事,岂容华发待流年"。决心为柳州百姓操心办实事,不让岁月空度。他怀着深厚的同情和亲切感,深人观察了解少数民族的生活风习。在诗篇里作了生动的描绘,如《柳州峒氓》:

郡城南下接通津,异服殊音不可亲。

青箬裹盐归峒客,绿荷包饭趁圩人。

鹅毛御腊缝山蹋罽(ji,毛制毡),鸡骨占年拜水神。

愁向公庭问重译,欲投章甫作文身。

山里人用竹叶包着盐巴,荷叶包饭当赶圩充饥之用,御寒穿的是鹅毛、皮毛缝制的衣服;鸡骨卜卦问年成好坏,逢天旱就拜水神。这一切都使他感到新奇。由于语言不通,他产生到峒氓中去生活和学习语言的念头,以消除与他们的隔膜。

到柳州第二个月,柳宗元就修复孔庙,在修庙《碑记》里强烈地表达了他发展地方文化教育的心愿。他很有学问,又开导人们读书识字,柳州的文化风气大为开放。今湖南一带的读书人也往往不远下里,到柳州拜他为师。在提高民众文化知识的同时,他还要改革阻碍生产的落后习俗。当时柳州还有迷信巫神的陋习,生病就请巫师宰杀大小牲口祭神,病不好就认为是神不让活了,就绝食等死。由于人口死亡率高,耕牛缺乏,田地丢荒,柳宗元就用佛教戒杀生的观点和医药知识去开导他们。还有一种恶习:穷人借高利贷,到期还不起以至利钱超过本钱时,就永世沦为奴婢。柳宗元作出规定:因负债沦为奴婢的人,凡能出钱还债的就可以赎身,拿不出钱的可按劳役时间计算报酬,报酬跟债款相抵,就取消奴婢身份。这样做解除了许多被压迫被奴役人们的痛苦。桂北、桂东北各州效仿他的做法,一年内就解放了上千负债奴婢。柳宗元在《童区寄传》中,热情赞扬十一岁的柳州壮族牧童区寄,机智勇敢地战胜了用暴力将自己抓去卖为奴隶的两个强盗,深刻地揭露了当地掠卖奴婢的丑恶社会现象。

柳宗元在柳州十分重视植树。他亲手在城西北边种了两百株柑桔,还写了《柳州城西北隅种甘树》诗:

手种黄甘二百株,春来新叶遍城隅。

方同楚客怜皇树,不学荆州利木奴。

几岁开花闻喷雪,何人摘实见垂珠。

若教坐待成林日, 滋味还堪养老夫。

他表示种柑桔不学东吴时丹阳太守李衡那样,只为自己子孙留产业,而是为地方公共利益。也是为了象屈原一样,欣赏桔树的坚贞不移的性格。在《种柳戏题》中,他很风趣地写道:“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在江南岸也组织人力种上竹子三万竿,开菜地百畦,垦田若干亩。

当时居民迷信鬼神,不敢破土打井,用水要到河边取,岸陡难走,刮风下雨,更是苦不堪言,柳宗元便用公款招工凿井,既解决了用水困难,也破除了迷信陋习。时遇大旱,按朝廷规定,他也曾到大龙潭去祈神求雨,这并无意提倡迷信,只为了履行一个地方长官的职责。但这种把因旱灾引挥的社会矛盾引向"天意"去的做法,却是不足取的。

经过几年的辛勤经营,柳州城的面貌有了很大变化,人口增加了,城廓街道修整一新,新建房屋,处处可见,添了新渡船,池塘园林整洁,猪牛鸡鸭肥壮。跟柳宗元刚到柳州时那种"到官数宿贼满野,缚壮杀老啼且号"的混乱情况相比,人们生活安定多了。

柳宗元热爱柳州人民,也热爱柳州山水自然风光。他游览了柳江和附近的山峰,写下了兼有地理志和游记特色的《柳州山水近治可游者记》,他写了鹅山、驾鹤山、屏山、大龙潭等,他登上马鞍山、立鱼蜂,对仙弈岩等名胜作了生动细致的描绘。他还在城南门外柳江边修筑了宜于观景的东亭,把一块荒废地修成环境优美的风景区,他把自己的忧患心情融入柳州奇特的山水景观描写之中,写出烩炙人口的诗篇。如《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

海畔尖山似剑鋩,秋来处处割愁肠。

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

元和十四年 (公元819年)十一月八日,柳宗元在柳州病逝。人们遵从他的遗嘱,将他的灵枢停放在他生时喜爱的罗池边上。他为官清廉,死后孤儿寡妇生活艰难,丧葬费用还是在世好友帮筹措的。他的灵枢运回长安万年县。柳州人在原停灵枢处修建他的衣冠墓,又在罗池旁修建罗池庙 (现称柳侯祠)来纪念他。到了宋代,柳宗元被追封为文惠侯,元朝时又被封为文惠昭灵公,并由柳州路长官主持重建柳侯祠,祠中保存的柳宗元石刻象,至今已有七百年了。

柳宗元关心民生而改革腐败政治的抱负虽然未能实现,但他意志坚强,一生奋斗不息,在艰难困厄的境遇中,以卓越的才华和巨大的努力创造出光辉的业绩,为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

柳州八贤

(编者注:柳州历史上名人辈出,因篇幅有限,仅列柳州八贤作一简单介绍。)

柳州八贤,是明代柳州在学术、文艺、军政等方面出现的一批较有影响的人物,他们为柳州的历史增添了光辉的一页。

周琦,字廷玺,成化年间进士。他学识广博,敢于直言。在南京任户部员外时,上书批评时政弊端,受到人们的赞扬,著作有《东溪日谈》、《儒正篇》。

戴钦 (1493——1524),字时亮。官至刑部郎中,是"刑部十四才子"之一,他才思敏捷,擅长诗文,著有《鹿原集》、《玉溪存稿》。他性格刚直,因坚持劝谏皇帝纠正错误,在天安门内午门前受廷杖重伤致死。鱼峰山麓有他的坟墓。

金勉学,字竹甫。嘉靖进士。为官清廉,敢于揭发权贵的胡作非为。遭到奸臣严嵩之子严世蕃的嫉恨诬陷,愤而辞官回家。后来,朝廷为了表彰他的清廉,在柳州 (今柳新街西头)为他建"廉宪"牌坊。

徐养正,字吉夫。嘉靖进士。,官做到工部尚书。因揭发严嵩的党羽被罚受廷杖、贬官。任云南学政时,亲自讲课,很有名气。调南京任职期间,不愿与严世蕃同流合污,告假回乡。

张翀(1502——1568),字子仪,号鹤楼。因弹劾严嵩专权,被严刑拷打。受刑时,仍呼唤身边被打昏迷的同伴:“苏醒、苏醒!大丈夫临死也要保持刚直的气概,不可受人可怜!”后官至刑部左侍郎。他与严篙斗争的事迹被写进传奇戏曲《鸣凤记》中。著作有《鹤楼集》、《浑然子》,大龙潭有他的石刻题诗。今柳东乡油榨村背张翀墓是柳州现存最大最完整的明墓。(张翀墓:柳州市郊柳东乡油榨村蜈蚣岭上,埋藏着曾以凛然大气与奸相严嵩斗争而被称为明代八贤之一的张翀的遗骨。张翀墓建于明万历九年(1581年),是柳州历史上形制等级最高的墓葬之一。从底坡至墓位标高35米,自一级墓合起至墓座的神道长90米,宽30米,一二级墓台的神道两旁,分立有石狮、石羊、石虎、石马和执笏翁仲(石人),第三墓台上分立石龟一对。右石龟上驮高约2米的“皇明御祭碑”一方,近墓两侧另有石龟一对。墓体高近2米,墓径6米,全用石料砌成,墓顶球形顶戴。墓碑题“明故刑部侍郎兼都察御史嘉议大夫显考鹤楼张公之墓”。张翀墓曾多次被盗掘,墓座及各种石雕构件已有残破遗缺。近年由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维修,已被柳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佘立,佘勉学次子。曾做过兵部左侍郎。万历年间,日本侵略朝鲜。万历皇帝派军队支援朝鲜,中朝军队联合作战,取得战争的胜利。佘立以监军身分参加了这次战争,得到朝廷厚重的赏赐。

“柳州八贤”之中,还有在广东做知府时“有惠政”的孙克恕和在贵州做督学后任四川巡抚的龙文光。

开发台湾的名宦杨廷理

清代咸丰年间的《噶玛兰厅志》中有《重定噶玛兰全图偶成》,诗作很清楚地昭示后人:噶玛兰分疆设治的历史帷幕从此展开。而亲手徐徐拉开这幅历史帷幕的,正是这位诗作者、开发噶玛兰的一代名宦杨延理。在台湾噶玛兰(今宜兰)的开发历史上,不能不提及此人。宜兰市昭应宫内至今奉祀着杨延理的木像。

杨延理(1747—1813),字清和,一字半缘,号双梧,晚年自署更生,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拔贡。他的一生事业与台湾的历史密不可分。自乾隆五十一年升台湾府同知,后曾三任台湾知府,其间又或升或降任过台澎兵备道、噶玛兰通判等多种职务,时跨乾嘉两朝,任期很长。在噶玛兰(今宜兰)开发历史上,杨延理树立了一座历史的丰碑。

噶玛兰即今台湾东北部的宜兰。东向临海,三面环山。兰阳溪水,穿境入海,形成三角形兰阳平原,土地肥沃,雨量充沛。清廷虽拥有台湾,但对东部及东北部未收入版图,不设官治,未能积极开发,听任自由发展。嘉庆元年,福建漳浦人吴沙率领漳、泉、粤三籍移民开垦溪北地区。嘉庆十一年又有阿里史流番潘贤文开发溪南地区。在筹办开兰设治之前。噶玛兰地区人口已增至6万多人。人事纠纷日多,政治形势复杂。土著人与客民,以及漳泉粤三籍人士之间经常发生纷争,甚至械斗。反清势力也在此地盘踞。乾隆五十二年杨廷理北征至这一地区时,即发现问题复杂,于是开始了从建议到实施将噶玛兰收归版图、没治派官管理的长期不懈努力。

杨廷理上向皇帝及督抚当面陈述开发意见,不放过任何机会促成此事;下至亲自以台湾知府、空衔候补知府开办委员等身份多次深入其地,勘察丈量,调查民番,设计章程、绘制舆图等等。他写有《议开台湾后山噶玛兰节略》一文详述自乾隆、嘉庆年间噶玛兰开发设治的经过及曲折。收入版图之事拖延多年,是因各级官员多为昏庸腐败之流,以为噶玛兰不过弹丸之地,不予重视,再加上地方上的重重阻力,致使开发噶玛兰的进程一再拖延。杨延理满怀激愤而言:“认真招忌,不遗力则招怨,怨忌日集,蜚语可畏。”但杨延理不改初志,忍辱负重。“竭尽心力,利尽归公,怨尽归己。”嘉庆十六年(1811年),噶玛兰厅设置,杨延理实现了多年的理想,并由此树立起一座令世人敬仰的千古丰碑。当地绅民称之为“开兰名宦”,在他生时为其立禄位牌,卒后为设杨公祠,这是中国人“有德于民民祀之”的传统。《噶玛兰厅志》、《宜兰县志》、《台湾通史》、《台湾一百名人传》等都为杨延理立传。20世纪50年代,宜兰文献委员会还专门编纂了《开兰名宦杨延理特辑》以资纪念。

杨延理的著述、诗作在生前曾先后辑刊9集。道光十六年(1836年),杨廷理之子杨立亮请友人许乔林据各种原刻本重加编校为《知还书屋诗钞》10卷,《东瀛纪事》1卷,有乾隆五十五年初刊及道光十七年重刊本。《议开台湾后山噶玛兰节略》1卷,其他尚有奏折、散文、碑记等。

杨延理对故乡柳州的情感是极为深挚的。他的家就在西来寺前,称东园。园中有“知还书屋”、“拥书楼”,种花莳草,叠山于池。杨延理的别号“双梧”,即因园中亲手种植的梧树而得,足可见其对家园的情感了。杨延理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离开柳州后,一别27年,只是在嘉庆九年(1804年)春回来过一次。直到辞世前,他还作有《人至,询东园近状,感作》一诗:“群道双松高百尺,主人久出好言归。静传天籁来层汉,老作龙鳞大数围。竹进新泥疏补密,花合宿雨瘦添肥。此心早似忙巢燕,差容身轻上下飞。”可以真切地感觉到杨延理盼望返回家乡的心愿。

商家地图|企业地图|网站地图|柳州买|柳州卖
Copyright© 2006-2012 WWW.CNCITYMAP.COM All Rights Reserved.